如果没有补贴,民营企业提供公立养老机构同样的环境和服务,则必然会赔本,这就是中国养老机构面临的突出问题。黑龙江当地企业,特别是国企,已经明显感受到养老金收支情况恶化所带来的压力。焦点1:投资策略咋定?  社保基金会将加强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研究,在深入分析宏观经济、市场变化和各类资产的长期趋势,把握各类资产的风险收益特征的基础上,制定战略资产配置计划、年度战术资产配置计划、季度执行计划的资产配置体系。虽然全国平均可支付月数为17个月,但在筹资端,28%的缴费率在全球处于高位,经济下行又要求降费以减轻企业负担,扩大覆盖面的空间接近用尽;在支出端,替代率持续下降,赡养比继续恶化,减少支出几乎不可能。两端受压的养老金制度,必然要建立“多支柱”体系。问题是,建立何种形式的“三支柱”体系?现有的“统账结合”制度如何向“三支柱”过渡?历史上遗留下来的隐性债务怎么解决?  统账结合漏洞多  国际普遍的养老金体系大致分三部分:政府主导的公共养老保险是第一支柱,大多采用现收现付的筹资模式;雇主建立的补充养老计划是第二支柱,完全累积;自我积累的个人储蓄型养老计划是第三支柱。1997年的养老金制度改革后,中国的基本养老金采取统账结合的模式,也就是既包含现收现付制的社会统筹部分,由年轻一代缴费来赡养退休者,也包含累积制的个人账户,职工存钱为自己的未来做储备。然而,这种部分累积制在1999年进入老龄化社会后,面临危机。

同时,当离岸地逐渐成为主流的信托设立地时,某些委托人会不放心将资产交予处于另一个司法管辖区的受托人。此前,养老金只能存银行、买国债。因为当年的社保缴费是以上一年度社会平均工资作为基数,也就是说,实际社保缴费基数大致为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70%。

在这样一个模式下,社区始终是中国养老产业的主战场,无论是政府投入还是鼓励社会资本进入,一定是要向社区倾斜的。管理机构名单公布在即,专家们担忧,在基本市场环境和整体经济环境不好的当下,该怎么防范风险。根据所披露的数据不难发现,广东总的基金结余与委托资金规模的占比约为6:1,山东的这一比例约为4:1。有了各地具体的基金结余数据,有了以往的参照比例,那么,首批资金规模的范围也就有了一定的框定。那么,证券投资管理机构参与提交申请的情况到底如何呢?  11月1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独家获悉,养老金入市又有了进展,首批管理人资格申报已经结束,所有具有申报资格的机构全部提出了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