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茅于轼先生本人,林毅夫教授、张维迎教授、汤敏博士等多位经济学界名家都在茅于轼先生的感召下投资入股了。报道中披露,基金会解决了很多农民急着用钱的问题,且农民很守信用,及时还本付息。”林毅夫说。●争和再议:谁的理论更具“中国经验”?  尽管林毅夫和张维迎都有过海外留学的背景,在过去21年中的4次争辩也从未让对方信服,然而,他们却共同表达了“不照搬西方理论”的观点,而且他们都意图表明,自己的理论是基于中国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的发展经验。“你老觉得我在脱离于中国,你告诉我哪一方面脱离于中国的?”张维迎辩称,“我从1980年代提出的都是为了中国,不能因为一个理论你不喜欢就说它是脱离中国,我认为我的所有理论都是根深蒂固地来自于中国。”  对于林毅夫秉持的比较优势理论,张维迎直言,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各地差距很大,整个国家的比较优势是没有意义的,像我们陕西、陕南、陕北完全不一样。特别重要的是,各国要避免竞争性贬值且不以竞争性目的来盯住汇率,以免使全球经济陷入恶性竞争的状态中,加剧全球金融风险和经济进一步衰退。政府在推动经济发展中除了运用金融杠杆外,更直接干预国民经济运行的杠杆还有财政、税收方面的体制与政策等,林毅夫教授谈到了,不再赘述。总之,不论政府运用金融杠杆还是财政税收杠杆,都是要对产业和企业发生作用,从企业的感受来说,都是手中掌握的货币是多了还是少了,取得货币收入是容易了还是困难了。黄益平教授在主持讨论时提到,当年凯恩斯和哈耶克就争论过政府与市场的作用问题,至今没有答案,向听众提示了林毅夫与张维迎争论的学术传承与价值。

不可否认,这是基础性工作,即便在西方国家,政治理念也是政府决策者时时要谈的。遗憾的是,尽管从亚当•••斯密发表了《国富论》以来两百多年,许多经济学家做了大量研究,现有的西方经济学理论尚未有能够给予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官员提供可以遵循就能给他管辖的地区或国家带来经济繁荣的理论。”他说,网上买东西就是方便,邻居过来说一下,自己就在网上替他们买好了。杨学平成为淘宝合伙人以来,“战果”辉煌。“从牙刷到电视机我都帮乡亲们买过。(7)政府失灵。

然而对理论问题,他仍是丝毫不让,一上台便称要指出林毅夫的五点谬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尽管二位大师级经济学家分歧颇大,但实际上也不乏相同点,例如都认为市场的重要性,都反对照搬西方理论。在争与和的背后,两位学者中谁更能理解中国经济?  ●林张PK 产业政策之争  北大将辩论地点设置在朗润园的二楼,又在一楼的两个教室安排其他人员收看转播。林毅夫同时强调,主张既要有市场,也要有政府。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不仅需要充分竞争的有效市场,同样需要因势利导的有为政府。我国此前30余年的改革开放被认为是“摸着石头过河”,在经济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二,同时又进入经济结构转型期,经济增长“参照系”日渐式微之际,“理念与方向之船”重要性突显。“在中国的转型过程中的政策绝大多数是正确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像媒体上所评论地那样,认为这些政策不需要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