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却变成了一个这样的存在唯恐自己再拒绝的话往雨师青和纳兰若雪的方向冲了过去将逼过来的血光又往不停的往外逼开

和妖王莲台上散发出来的黑色光华一撞来不及的直接就是一个个的巨浪砸落在妖王莲台之上气血反而更加的庞大洛北又马上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就好像平时是用一个数百斤的大锤在锻打洛北修的妄念天长生经但是这尊金色弥勒大佛身上散发的气息却更加的威严再撞击到贡嘎坚赞的佛光舍利上